中国制造正在经历一场“破坏性重建”

时间:2019-10-18 15:13       来源: 凡事新闻网

  一件事认认真真做上四五十年是什么感觉?环球资源的创始人韩礼士(Merle A. Hinrichs)用他的经历证明,如果是有理念和价值的一件事,遇到再长时间的寒冬也能找到春天。

  1970年,这个普通美国人来到香港,和一位朋友创办了亚洲资源公司,并在1971年2月出版了Asian Sources贸易月刊,为那些将亚洲消费品积极出口至西方市场的贸易企业服务。发刊词中写道:我们意识到,我们的企业创立于一个经济低迷的时期,主要出口市场美国的需求滑坡以及整体经济的不确定性,严重地影响着国际贸易的发展。但是,我们深信,推动贸易空前发展的条件仍然存在。我们对未来有充分的信心,因为我们相信贸易关系中买卖双方的能力。

  看起来,那个时刻和今天一样,人们充满了对经济和贸易低迷的担心。但韩礼士相信,只有在东、西方商人之间建立起持久互惠的贸易关系,才能促进物质的丰富,从而实现世界和平的理想。保护主义及其他限制自由市场竞争的因素,追求私利的官僚机构,以及投机或目光狭隘的商人,这些都是我们反对的对象。在我们开始投身于国际贸易服务的使命之际,让我们把所有的负面因素都抛诸脑后,因为有更多的积极因素让我们倍加乐观地面对未来。

  凭着以适当资讯,在适当时机,通过适当渠道,连接全球买家及供应商的理念,亚洲资源公司起步,1999年更名为环球资源。因为在1995年就推出了亚洲第一家B2B网站,所以英国《经济学人》曾将韩礼士比为亚洲电子商务之父。2000年,环球资源在纳斯达克上市。今天,包括全球100强零售商的95家在内的国际买家使用环球资源提供的服务,和他们相对应的最重要的供应商,来自中国。

  这是我第三次参加环球资源在香港亚洲展览馆举办的移动电子展。国际贸易环境非常平淡,存货压力大大上升,所以大订单变成小批量、多批次的订单,以往是便宜的产品为主导,现在是不酷的产品无人吹捧。环球资源的副CEO裴克为(Craig Pepples)说,中国制造正经历着破坏性重建的阶段。廉价仿制品的时代走向终结,市场对创新、差异化、酷炫及优质的酷产品极度渴求。

  在环球资源旗下《世界经理人》今年1月所做的中国酷制造的调研中,结果显示:创新能力(93%)已超越客户服务(64%)、管理能力(45%)、市场营销(40%)和生产能力(25%),成为酷制造的核心因素。裴克为说:创新的突破口在于消费者的反馈(83%),企业要学会聆听市场的声音,与买家进行有效的沟通,你所得到的不仅仅是订单,更是创新的方向。B2B渠道的买家会带给供应商细致入微的反馈,经消化整理后会成为帮助企业有效改进产品进而迎合未来市场需求的宝贵建议。

  市场变化对供应商的影响是全方位的。他们必须从制造向智造升级,通过和互联网的结合以及智能化,提升生产效率,满足不同层次客户的个性化需求,将盈利模式由单纯的产品制造环节向更高附加值的全产业链服务模式转变,如此方能提高客户粘性,可持续地成长。

  我在展览会上采访了四位环球资源的管理者,在此用视频方式呈现对他们访问的精华。

  耶鲁大学毕业的裴克为将于今年底出任环球资源CEO。他在环球资源已经30年,他说:如果当初我有机会跟大家说,今天会变成什么样子,没有人相信,我也不相信。他最早是到中国电子行业的工厂里采访,30年的经历让他目睹了制造业的变迁,日本-亚洲四小龙-中国大陆。中国制造在上世纪90年代末走上轨道,中国入世后快速发展。而在金融海啸之后,很多供应商第一次看到了贸易整体下滑的趋势,而以前他们认为生意只会不停往上走。

  裴可为认为,生产商除了提升创新能力和快速响应消费者变化外,还应该积极参与电子商务。但是,电商的真正的机会和挑战在哪里?其实不是多一个销售渠道而已,而是要通过聆听消费者的声音,比如利用亚马逊上的评论来了解需求,越是低星级的评论越是代表消费者的痛点,从中可以找到机会。

  环球资源电子组总裁黄谭伟说,今天是消费者最幸福的年代,但也是供应商富有挑战的年代。供应商一方面不能放弃O单(OEM加工),但在技术创新和品牌方面的努力显得更重要。这次展览会上的VR、AR、MR、3D和4D游戏、无人机、机器人、汽车电子、可穿戴产品及智能家居安防产品都体现出了技术的力量。4月的展会上还只是VR盒子,这一次就变成了VR一体机。

  和移动电子展同时开展的还有一个礼品和家居展。环球资源的礼品、家居用品和五金组总裁柯迈隆 (Cameron Walker)说,创新不只是高科技的应用,好的创意也能带来创新效果。他举例说,印刷企业往往被看成是夕阳产业,但上海一家印刷企业这次带来的地图产品,因为加入了一些创意,非常火爆。

  创客空间是移动电子展的一个亮点。一谈到创客,人们就会想到样品众筹资金生产分销这四个环节,但真的要走完四个环节在市场上胜出,并不容易。成功的创客,都不只是做硬件,而是加入了软件,有知识产品保护,做自己的品牌。环球通高级经理黄振南说。

  由于成本上升的压力、全球贸易不景气的影响以及激烈的竞争,中国制造无疑在遭遇挑战。但我在移动电子展上也听到了很多正面的声音。比如,不管全世界哪里的智能硬件方面的创客,只要涉及到制造,90%都会说去深圳,去宝安。比如,制造越是复杂的东西,就越是需要中国,因为中国供应链完整的优势还是非常明显,短期内不会被代替。

  我在移动电子展上见到的供应商大部分是珠三角的企业,在礼品和家居展上见到的更多是浙江、上海、江苏、广东的企业。有的企业是第一次来参展,有一家潮州的手机外设参展商对我说:主要的挑战就是大家都做同样的东西,但能做总比停工强,坚持做就还有机会改变。这是艰难的时刻,也是坚持的时刻,谁都不知道未来是不是一定更美好,但仍不放弃。中国制造的破坏性重建之后,才有很大可能真正成为中国智造和中国质造。

« 上一篇:雾霾之下 中国工业的沉思
» 下一篇:没有了

娱乐八卦
频道推荐